布丁味的薯片

啊啊,被屏蔽了!不明白哪里有敏感词了。算了,等会还是不行的话,就直接发图片。

穷途末路(一)

#首次写末日题材,希望大家喜欢。
  #本篇主要cp园医。
      一种病毒突然爆发,顿时就让成千上万的人被其感染。感染者会经历一个星期的潜伏期。在此期间感染者的性情会大变,皮肤出现溃烂。潜伏期过去后感染者便会彻底失去理智,移动速度堪比豹子,并且攻击力极强。他们主要以吃人为生。
       剩余的求生者被集中到了欧蒂利斯庇护所。为了抵抗感染者,幸存者们组建了一批“灯火”护卫军。忘了说,就在病毒感染暴发后的几日,部分的人类的基因出现了变异,因此获得特殊的能力。这些人被称为“异能者”,“灯火”护卫军正是由这些人组成的。
       病毒感染爆发后的四个月里的一天,在欧蒂利斯庇护所里,有一家住户突然发生了争吵……
       “我不允许你去!去那里肯定无法活着回来!”艾玛看着艾米丽气愤地喊道。“艾玛,你放心,不会有事的。你看那么多人在军队里不都活的好好的吗?”艾米丽温柔的安抚着艾玛说道。艾玛一听这话,更加愤怒的说:“如果真的没有事的话,为什么三天两头就要招一次新兵?!跟那些非正常的人类战斗,怎么可能会没有事!而且你的能力,肯定会引来灾祸的!”说着,艾玛想起那天有人为了强行取走艾米丽的异能,差点把艾米丽给害死了。每想起这事,艾玛就后怕。如果那天自己没有及时赶到的话,那艾米丽是不是就已经……艾玛晃了晃头,不敢再接着想下去。普通人都尚且如此,那些天天与感染者打交道的护卫军,岂不是会变本加厉?“艾玛,你相信我,不会有事的。我会保护好自己的。”艾米丽看着艾玛,认真地承诺道。换做平时,艾玛肯定就妥协了。毕竟艾玛一向对艾米丽认真的样子没有抵抗力。但这次,艾玛看着艾米丽,极其严肃的说:“艾米丽,别的事情都可以。只有这件事,我不会妥协的。”
       艾米丽没有想到艾玛这次会这么执着。她顿了顿,准备接着说服艾玛。不想,艾玛突然伸出手指指着她。一阵强烈的困意像艾米丽袭来,艾米丽强撑着身子,开口道:“艾玛你……”但话未说完,艾米丽便倒在地上睡着了。艾玛抱起艾米丽将她轻轻放在床上,盖上被子,轻声说:“对不起艾米丽,就让我再任性这最后一次吧。以前都是你保护我,这一次就换我来保护你。”说完艾玛将手放在艾米丽身上,轻声说:“能力转换。”艾玛感受到两股能量在她的体内交换流动。待感觉消失后,艾玛手从艾米丽的身上离开。(ps:有少数人的同时拥有两种异能,艾玛就是这少数人中的其中一个。其余的人只能靠抢夺他人的异能,来获得第二种异能。)“再见了,艾米丽。你要好好的,我会安全回来的。”说完,艾玛不舍的看了一眼艾米丽,在床头留下一张字条,转身离开了。
       等艾米丽醒来后,太阳已经落山了。艾米丽一边撑起身子,一边缓缓叫着:“艾玛……艾玛?!”见无人答应,艾米丽彻底清醒过来,跑出房间寻找艾玛。可这会,艾玛已经走远了。艾米丽有些懊恼地回到房间,责怪自己为什么没有撑住。但实际上,没有人能撑住艾玛的催眠能力。忽然间,艾米丽看见床头有一张纸条,压着纸条的,是一个由黑曜石做成的蝴蝶。这蝴蝶是菲欧娜在和哈斯塔离开前,送给大家的护身符。菲欧娜说她在里面施了护法术,可以帮拥有者抵挡一次致命伤害。艾米丽拿起纸条,看着纸条上熟悉的字迹:“艾米丽,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我已经在路上了。很抱歉我擅自对你使用能力。但这次无论如何,我都必须要阻止你。那个战场太危险了,不是你应该去的地方。不过你放心,我会安全回来的,这点我可以保证。顺便说一下,你的能力我来保管了。作为交换,我的护身符就交给你保管喽。”
       艾米丽这才感觉到体内的能量和之前不一样了,想来肯定是艾玛在她睡着的时候,调换了她们的能力。艾米丽握紧了躺在手心里的蝴蝶,把它放在胸口,感受上面艾玛残留的温度。“傻丫头……”艾米丽感动地说。艾米丽深知那战场的险恶。可她现在能为艾玛做的,只有祈祷。

【杰佣】晴空落下雨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洒满地面,给人们带来阵阵暖意。不过即使这样,杰克仍决定带着伞出门。毕竟这几天的天气总是反复无常,前一秒还是艳阳天,后一秒就变成雨天。带上伞出门,也是多一分保障。
       杰克走在熟悉的街道上,向着已经不知道去过多少回的咖啡厅走去。杰克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养成这个习惯了。但在咖啡厅点一杯饮品,边喝边欣赏着窗外的景色,或是阅读自己带来的书,也未尝不是一件乐事。“哦,下雨了。”杰克感觉到有雨点打在脸上,便撑起伞,加快了步伐走进咖啡厅。他同往常一样,在下雨天点了一杯咖啡。杰克看着窗外的雨,不由得想起了那一天的事。
       那一天下午一开始也是晴天。那天的他同往常一样,和奈布一起来到这家咖啡厅。但不同以往的是,那天奈布一直很沉默,全程连头都没有抬过,像是在思考什么问题。直到直到面前的咖啡已经冷却,他才开口说出一句令杰克难以忘却的话:“杰克,我们分手吧。”杰克端着茶杯的手一下停住了。他放下茶杯,认真的询问道:“是我哪儿做的不好吗?”“不,你很好,你对我,你的一举一动都很好。”奈布立刻否认,顿了顿,说出理由:“但是这样好的你,我配不上。我不想在拖累你了,所以要和你分开。”“但我觉得你很好,从来没有拖累过我。”“可你是个著名作家,而我却是个无名小卒。我和你,离得太远了。”“你不用担心这些,你只要知道,我觉得你很好,就足够了。”奈布再次陷入了沉默,一口一口抿着杯中的咖啡。此时的沉默,给了杰克一个危险的信号。杰克下意识地看向窗外。外面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一时间让他们之间的氛围降到了零点。
       过了一会,奈布喝完了咖啡。他顿了顿,提议道:“要不这样,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我利用这段时间,混的好一些。到时候,再回来找你。”语气不带有一丝请求,似乎并不想给杰克不同意的机会。杰克没有立刻回复。这种约定在情侣之间,就像是定时炸弹,因为很有可能这个一段时间就变成了永远。但杰克相信奈布是会回来的。他稍作停顿,便回应道:“可以,我会等着你的。”奈布听后满意地笑了笑,起身跟杰克道别:“再见杰克,一段时间后见。”“再见。”杰克看着奈布离去,没有多言。他本以为自己肯定舍不得奈布走,但没想到最终自己对奈布的放心大于不舍。也对,自己信任奈布,不是吗?或许,对奈布来说,这样是最好的结果。
       “先生,你的咖啡。”服务员的声音把杰克从回忆中拉了回来。他笑了笑,道谢道:“谢谢。”窗外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路面上的积水被风刮过,泛起了阵阵涟漪。和那天一样呢。那天奈布离开的时候,雨也是正好停了。奈布离开时不小心踩到了一个洼坑,溅起了些许的泥水,打湿了裤脚。杰克抿一口咖啡,一股咖啡特有的苦涩和牛奶的香甜瞬间占据了他的味蕾。他还是不太喜欢咖啡的味道,不过只要一喝咖啡,他就会觉得奈布还在他的身边。已经两年了,不知道奈布现在怎么样了?这么想着,杰克翻开了面前的书。这本书是今天上午杰克路过书店的时候买的。听说是一本畅销小说集,仅仅两天店里就卖出了二百本。这是一本冒险破迷类的小说,书名叫《来自庄园的邀请函》杰克对这类的书不是很感兴趣,但是在看到作者的名字时,便立刻把它买了下来。“看来,奈布过得很好。”杰克看着书,满足地笑了笑。
       杰克见外面天色转晴,便离开了咖啡厅。但没想到,在这阳光中还有雨丝飘落。杰克很喜欢这样的天气,不由得在街上散起步。这样的好天气给了杰克一个错觉,让他觉得过两日奈布就会回来。杰克期待着,等待着那天的到来。
        封面上烫金色的字体有些反光,很容易吸引别人的注意。在标明作者的地方,赫然写着:奈布·萨贝达。

下一个夏天

    #写这篇文的是为了纪念魔人团(主要是伪白)。
   #文主要是他们的对话组成的。
  #文中他们的心理活动均为作者的私设,希望不要介意。
      “虚伪!”老白有些惊讶地看着屠夫玩家的名字。末影看了一眼,说道:“虚伪是第一呢。”“我要玩佣兵。”“干嘛啊?”“我不救人,谁爱救谁救。”老白说着,将救人的天赋全部改掉。他这次想跟屠夫好好玩玩。但是他没想到,这场游戏,是他和虚伪缘分的开始。
       “你踩不踩板子,你踩不踩板子,你踩不踩板子,你告诉我你今天猜不猜板子。你踩不踩虚伪。虚伪你踩不踩板子……虚伪你踩不踩板子,虚伪你不睬板子。他不踩板子,他不踩板子。你踩不踩板子,你踩不踩板子……虚伪你不踩板子,你今天就没了,我走了。”老白听见大门通电的声音,一个回光返照加速跑了。“我走啦,虚伪,再见。”结果不想虚伪追过来,老白一个转点,又回到了刚才的地方。“虚伪你踩不踩板子,你告诉我你踩不踩今天。你不踩我也不走,咱俩就在这绕一辈子。”老白和虚伪绕着圈,嘴里念叨着:“虚伪你踩不踩板子,你踩不踩板子……”老白只觉得崩溃,紧接着被虚伪一个闪现恐惧症摄。虚伪把他放椅子上后,走了。“他还是去踩板子了。”老白在心里说道。
        但他只踩了一块,还留下了一块。也正是这样,这块板子成为了他们缘分开始的标志。
       “哎呦,虚伪打人!”老白看着旁边的魔术师说。“你把我腿砍断那么多次,我要演你兄弟,奈文摩尔靠你了。”游戏开始后,老白在修三板。看虚伪被抓后,赶紧跑过去。“魔术师救不下来,别救别救。”“不行,我要害他,我要演他,我要他守尸。”瓦不管帮抗一刀后,老白救援成功。“虚伪你快走吧,我帮你扛刀。”抗刀成功后,老白走远去修机。但没多久就看到虚伪上椅子了。“看到平常看我的人被挂,感觉好开心。”老白笑道。
         这缘分,彻底结下,看起来羁绊之链还很牢固。
        “救~我~”老白倒下后发出呼救。“我在呐宝贝,你别动。”虚伪说着跑过去,接着说:“我一辈子,你要记得有个男人,一直在身后守护着你。”“虚伪有女朋友了,你们妹子都死了这条心吧。”说完,老白突然明白了什么,恍然大悟道:“不得最近排位遇到我你要放我,原来你是在讨好我。别要讨好老白好吗?”“我觉得以后我的另一半肯定很幸福。我什么都会,我还会做火锅,我还会做饭。我觉得以后我的另一半肯定太幸福了。”“好幸福呀!”老白羡慕道。“老白。”“哎!”“你想幸福吗?”“你看我幸福吗?我非常幸福,我不想幸福。”这两人秀得,瓦不管在一旁一边看着一边土拨鼠叫。“你们在我的弹幕里刷‘老白真帅’,刷什么‘虚伪真短’”“不可能,怎么可能有人刷我真短。”“虚伪怎么可能短呢。到时候我和虚伪开了房 再告诉你们是真短还是假短。”“呵,我会在开了房后告诉你们,老白是真的深还是真的浅。”“你陪一次多少钱?”“五百一次,包夜三千,包年打折。”
         所有的这一切,都让羁绊之链更加牢固。本以为羁绊之链会一直牢固下去,但是直到那一天……
         因为一些事情,他们最终还是分开了。“对不起。”老白说道。但是他等不到那句“没关系”了。从那之后,他们再没有见过面。事隔多日的一场游戏,在湖景村,老白躲在大门口旁的石头后面。“老白过去吗?老白不敢动呢。”“虚伪你……哦不冰雪你在哪?”说完这句话,老白陷入了许久的沉默。以前玩一败涂地的时候,都是找虚伪帮忙的。即使后来冰雪他们已经转移了话题,老白依旧不说话。
          说好一辈子,可夏天结束了,“一辈子”也结束了。那天,虚伪一个人唱《安和桥》,老白一个人吃麻辣烫。
         “虚伪!”老白看见囚徒小丑,急冲冲地追过去。等追了一半才想起来,放缓了追逐的脚步。“是啊,不可能是你。”老白自嘲的笑了笑,转身修起身旁的电机。心跳想起了,但对方不是你。
           “耳鸣亮了。”虚伪说着,警惕地看了看周围。只见一个魔术师在附近的一个废墟出没。“老白!”虚伪愣了一下,转身向魔术师走去。忽然想起来什么,抬头看了一眼玩家的名字,恍了恍神,拉锯追过去。“不可能是你的。”虚伪自言自语道。耳鸣亮了,可是你不在了。
             夏天结束了,你们也结束了。秋天来了,你们也分道扬镳。那块板子还在,或许下个夏天,你们就会回来了
             I  believe you will come back, so I will wait for you forever.
                                                        ————布丁

选梗平台

想要出几个系列的和单篇的文,但是不知道太太们喜欢哪一种。我把这些文的标题都发在这。太太们看完后,在评论里告诉我更喜欢哪一篇。
【正在连载的】
咦?突然出现的异能
庄园里面临的危机
深渊的呼唤
【杰佣的】
因为是你,我愿意
晴空落下雨
雪天遇冬阳
【第五美食系列】
厂园的笑脸三明治✔
杰园的马卡龙
蝶盲的草莓大福
鹿幸的苹果派
佣空的懒人布丁
黑白的绿豆糕
裘前的胡萝卜蛋糕
蛛机的土豆沙拉
欺诈组的年轮蛋糕
黄祭的占卜饼干
蝶盲的特制咖喱(海伦娜视角)
[友情向]
园医的三色果汁
冒舞的纸杯蛋糕
牛香的牛奶豆腐
[节日特辑]
中秋月饼✔
光棍节的狗粮
圣诞节特辑
腊八粥
新年大餐
【睡前故事系列】
雨中相见(社园)
卖脚的老婆婆
镜中人
千万别回头
预言噩梦
睡的话是真的
【第五话剧社系列】
小王子与花店少女
天使到人间
蓝宝石之心
追寻前世珍爱
暗黑版小红帽
【七宗罪系列】
总起(艾米丽视角)
贪婪(欺诈组)
妒忌(园医)
傲慢(弗雷迪)
暴食(空盲)
怠惰(蛛机)
色欲(杰佣)
暴怒(裘前)
【刀子】
病名为爱(社园)
无心感受世界(冒盲)
粉色梦境(杰园)

第五美食之中秋月饼

美食系列的中秋特辑来了,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在这里,作者祝大家中秋快乐,月圆人团圆。
      “庄园里今天的氛围似乎不太一样,是有什么活动吗?”艾玛好奇地问到。“艾玛,你忘了?今天是中秋节啊。”艾米丽回复道。“啊,对。怪不得今天的气氛和平时不一样,原来是有活动。”艾玛恍然大悟道。“不过,这次的活动是在晚上哦。”艾米丽看着艾玛,笑了笑说道。

        到了晚上,所有人都进入了餐厅,互相聊天。“月饼来喽!”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句,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居然有月饼!庄园主这次终于大方了一次。”威廉调侃道。“肯定会有的,中秋节不买月饼,那庄园主估计会被围攻的。”裘克不以为然地说。“不过这月饼的分量还挺多呢。”玛尔塔看着桌上堆成小山的月饼说道。“我觉得并不多。毕竟,我们人多。”奈布看了眼月饼说。“那一盒的包装很精美呢。不知道里面装的会是什么样的月饼?”库特指着桌上一个特殊包装的月饼盒问道。克利切直接上前一步拆开月饼盒说:“直接打开看不就好了。”盒子被打开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愣住了——那一盒月饼的图案都是他们的头像。没想到庄园主这次竟然会这么用心。这对大家来说,可是一个莫大的惊喜呢。大家纷纷拿起属于自己的那块月饼,准备大快朵颐。

        谢必安拿着月饼,看着一旁的范无咎说:“无咎,我们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在一起吃过月饼了。”“是啊,七爷,已经好多年了。”“以前中秋节,你总是跟我抢月饼呢,现在想想,还真是一个难忘的回忆。”“谁抢你月饼啊,那本来就是我的份!”看着范无咎气鼓鼓的样子,谢必安忍不住笑出声。“七爷,你又笑我。”“并不是,我只是好久没有看到你这个样子,感觉很好玩。”谢必安说完,看着窗外的月亮,接着说:“不过现在,能再见到你,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希望以后的中秋节,我都能和你一起过。”“当然会了,因为我现在不会再离开你了。”范无咎说完,靠得更近了一些。

        班恩看着手中的月饼,思绪万千。月饼上的图案,让他想起了黑鼻子。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话,黑鼻子也不会死。班恩回忆着往事,陷入了沉默。听说中秋节是用来思念亲人的,现在看来确实是的。“班恩,你怎么了?是不是想黑鼻子了?”听到熟悉的声音后班恩,回过头,看见幸运儿正担心的看着他。“我没事,让你担心了。”班恩在板子上写到。“只要你没事就好。班恩,你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幸运儿的话如同暖流,温暖了班恩的内心。班恩没有再说话,直接将幸运儿拥入怀中。班恩也不想奢求别的了,因为遇到幸运儿,已经耗费了他这一生全部的运气。

       “听说在中秋节的月亮里,可以看到自己思念的亲人。”特蕾西说完,看向月亮。明镜的月亮里,突然出现层层波澜。一个人影渐渐显现出来——是爸爸的身影。特蕾西有些惊讶,下意识地咬了一口手中的月饼。月饼是豆沙馅的。甜丝丝的味道,充斥着特蕾西的口腔。她的泪,一下子流了下来。都说红豆是相思豆,可是我现在想念的人,却无法再见到了。“爸爸,我现在是你的骄傲吗?”

        “你一直都是。”一个声音在特蕾西的身旁响起。特蕾西转过身,看见瓦尔莱塔正站在她身旁看着她。“小特,一直都是你父亲的骄傲。”“可是我为了研究制造机械,从来没有听从爸爸的话做个淑女,甚至和爸爸吵了很多回。直到爸爸去世,我都没有完成他的愿望。这样的我,还能是他的骄傲吗?”瓦尔莱塔伸出手,轻轻拍着她的背,说“但是你替你的父亲报了仇,帮助了大家,也帮助我。这些事,你的父亲都看得见,他肯定会为你感到骄傲的。”“谢谢你,瓦尔莱塔。”特蕾西抹净眼泪,感谢地说。“换换心情吧。那边有草莓馅的月饼,吃完后你会好受一些。”“好。”特蕾西答应着,跟着瓦尔莱塔离开窗边。

          忽然,特蕾西听到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特蕾西,你一直都是爸爸骄傲。”特蕾西赶紧转过身,看到爸爸的身影一闪过。即使这样,特蕾西也看到了爸爸脸上带着的笑容。“小特,你怎么了吗?”“啊,我没事,这就来。”特蕾西说着,快步走了过去。瓦尔莱塔有些吃惊地看着特蕾西脸上的笑容。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让特蕾西开心起来,但是特蕾西能不再难过就好了。特蕾西看着瓦尔莱塔,笑得更开心了。爸爸,你看,我现在遇到了愿意用一生去陪伴、去守护的人了,你不用再担心了。

          餐厅里,杰克不停地撩艾玛,然后趁艾玛生气的时候,将一块月饼塞入她口中。这一举动成功的让艾玛不在生气,只剩下害羞,但也成功的被里奥满屋子追杀。克里切一边嘴上说嫌弃瑟维,一边接过瑟维给的月饼塞入口中。美智子和海伦娜互相给对方喂月饼。奈布和玛尔塔吃月饼时,无意中对上对方的目光。便立刻转过头去,红了脸。菲欧娜打量着月饼,觉得上面的图案很像她的门之钥。结果等她打量完后,面前月饼都被哈斯塔吃完了。

            这一晚,庄园里既温馨又祥和。每个人都陪着自己所爱之人,吃着月饼,聊着天,思念着往事。如果除去正在进行追逐战的杰克和里奥的话。

第五美食之笑脸三明治

  首次写美食系列,希望大家能喜欢。
  每一篇的食物都有一个小故事,这些故事,或温馨,或甜蜜,或悲伤……现在,大家就进入小说,来看看美食背后的故事吧。
      “嘻嘻。”艾玛站在厨房里看着食材傻笑。如果现在有人进入厨房,肯定会被艾玛的样子给吓到的。不过艾玛可不在乎形象,只要一想到能给爸爸做顿饭就激动不已。虽然她早就有这个想法,但是想到自己做出来的那些黑暗料理,便暂时将这个念头放在脑后,苦练一段时间厨艺。和之前相比,自己的厨艺已经有了大大的提升。但为了保险起见,艾玛还是选择了做法简单的三明治。

        艾玛动作利索的清洗完生菜叶后开始煎鸡蛋。听着锅里“滋滋”的声响,艾玛不禁想起以前的事。

       “艾玛,三明治来了。”里奥边说边将一盘三明治递给艾玛。还年幼的艾玛接过后,顺手拿起身旁的色拉酱,在面包片上画了一个笑脸。可爱的笑脸给三明治带来了一些趣味。艾玛看着笑脸开心地说:“爸爸,你看,笑脸三明治。”“很可爱呢,跟艾玛一样可爱。”艾玛听了,得意地说:“那当然,这可是我做的。”玛莎看着这父女两,有些埋怨的说:“你们是不是忘了还有一个人在旁边了。”里奥赶紧说:“怎么会,玛莎。这是你的三明治。”艾玛也拿着色拉酱说:“妈妈,我帮你也画一个笑脸。”“谢谢了。”三个人互看对方一下,都笑了起来。一时间笑声充满了整个房间。

        那时候,早餐时间是艾玛一天中最喜欢的时候。因为多数时候,只有她和妈妈在家。

       “只是后来,妈妈和弗雷迪走了,爸爸也开始喝酒。再后来我就被送去了孤儿院,也就再也没有吃过三明治了。”想到这,艾玛心里一阵难过。“滋啦”艾玛被锅里突然变大的声音惊醒。她看了一眼鸡蛋,吓得赶紧关火,把鸡蛋取了出来。“好险,差一点就煎过头了。”艾玛心有余悸的说。说罢,将火腿放入锅中。待煎熟后,同鸡蛋和生菜一起在面包上摆好。把最后一片面包盖好后,艾玛拿出色拉酱在上面画笑脸。无意中赌见桌上有一盆芝麻。艾玛顿时心生一计,从里面取出几颗,小心的在面包上摆好。“这下完美了。”这么说着,艾玛端着三明治,走向监管者宿舍。

        “笃,笃,笃”“谁啊?”里奥一边询问一边开门。“爸爸,我来给你送三明治了。”说完,艾玛将三明治递给里奥。里奥接过三明治,有些惊讶地问:“艾玛,你怎么想到给爸爸做三明治了?”“其实我早就想这么做了,只是没找到机会。”里奥看着三明治上的图案,愣了一下。面包上的笑脸,和艾玛的脸,好像。原来,艾玛用芝麻,来做自己脸上的雀斑。“嘻嘻,这笑脸是我特意做的,比小时候要好很多哦。”艾玛略带些得意的说。

         一滴热泪从里奥脸上划过。艾玛见状被吓了一跳,着急的问到:“爸爸,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没有,艾玛,爸爸只是感动。”说完,里奥将三明治放在一旁,把艾玛抱在怀里。艾玛的话激起了里奥的回忆。他缺席了艾玛人生里的好多时光。不过还好,现在他重新回到艾玛的身边。他要好好的陪着她,把以前的时光都补起来。

【杰园】深夜的书房

     小甜饼已到货,请诸位签收。

    “啊,睡不着。”艾玛在床上翻滚着说道。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可她依旧没有一点睡意。“算了,不睡了,去书房看会书吧。”说完,艾玛起身下床,提着灯出去了。

      走廊上还真是黑呢。油灯那一点微弱的光,只能驱散周围一丁点的黑暗。大家似乎都睡了。就连平常最爱闹腾的威廉他们,此时他们的房间里也是静悄悄的。第一次独自一人走在黝黑的庄园里,感觉有点不一样的滋味。悄悄地进入书房,小心的将门关上后,艾玛便提着灯在书架上搜索。一边寻找,艾玛一边小声的自言自语:“今天不太想看园艺类的书。唔……上次那本诗集放哪了?啊,找到了。”艾玛有些费劲地从书架上取下书,然后放下提灯,坐在那安静的看书。

       “吱呀——”开门的声音在寂静的书房里显得格外刺耳。艾玛抬头,看见刚进书房的杰克。“艾玛小姐,没想到这么晚了会在书房看到你。”“我也是呢。杰克先生,这么晚了,你为什么会来书房?”“可以先请你告诉我,为什么晚了,还在书房?”“啊,我是因为睡不着。”杰克听后,轻笑了一声,说:“我也是,看来我们还挺有缘。”说完,他转身在书架上搜寻着。艾玛见他半天都没有找到书,忍不住问道:“杰克先生,你要找的是什么书?我可以帮你找一下的。”“一本封面是蓝色的,书名是用烫金色字体写的字体。”艾玛看了眼手中的书的封面说:“杰克先生,是这本吧。”杰克看了下艾玛手中的书,高兴地说:“是的,就是这本。真没想到我和你的口味一样。”“杰克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话,愿意和我一起看吗?”“这是我的荣幸。很高兴你能邀请我,艾玛小姐。”

        两人坐在一起,侧着头看同一本书。看了一会,艾玛忍不住抬头看看杰克。现在的杰克并没有戴面具。艾玛没想到杰克真实面容竟然这么帅,带着面具还真是暴殄天物。烛光的映衬,给杰克增添了一分柔和与俊秀。艾玛不好意思在看杰克,便低下头继续看书。

         杰克抬起头看着艾玛。她把头发批了下来,不同往日的活泼调皮,现在的她多了几分文静。没想到平常有些大大咧咧的艾玛,也会有知性的一面。不知道是不是有烛光映照的缘故,杰克觉得艾玛有一种梦幻般的美。不由得有些入迷。但他担心艾玛会发现他在看她,就低下头去继续看书。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困意向艾玛袭来。艾玛的眼皮不断打架,有些打起了瞌睡。“艾玛小姐,你是困了吧。我送你回去怎么样?”杰克看着艾玛关心地说。“谢谢你的好意,杰克先生。我可以自己回去的。”说着,艾玛提上灯就往外走。杰克却提上灯走到她身旁,说:“还是我送你回去吧,我不觉得女孩子独自一人,走在黑暗的走廊上是件好事。”“那真是谢谢你了,杰克先生。”“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杰克看着艾玛的笑脸,心里也觉得开心。

           两人就这样一左一右地走在黑暗的走廊上,一路无言。两人时不时地看对方一眼,想要开口,却欲言又止。不经意间,两人的目光对在一起。艾玛赶紧转过脸。但即使这样,也无法掩盖通红的脸颊。杰克看后轻笑一声,觉得这样的艾玛实在是太可爱了。

            不知不觉到了艾玛的房间门口。艾玛站在门口,与杰克道别:“杰克先生,谢谢你送我回来。很开心今天晚上,能和你一起看书。晚安,明天见。”“我也很开心今晚能和你一起看书。明天见,祝你有个好梦。”杰克刚转身,艾玛就立刻进入房间。她怕再晚一点,就会让杰克听见她强烈的心跳声。艾玛不知道杰克对他是什么样的感觉,但她知道自己对杰克是一见倾心了。她不知道,杰克对她,也是一见钟情。

              之后的几天晚上,艾玛和杰克都会在书房相遇。两个人都一直用着“睡不着”这个理由,也都没有发现对方说的只是个借口。或许是发现了,但是都没有揭穿对方。可能,他们都希望能多待在对方身边一会。

             后来的游戏中,艾米丽也发现艾玛有些不对劲了。跑步的时候时不时就会撞到墙上。修电机的时候会突然发呆,然后直到炸机才反应过来。而且经常性的在那里莫名其妙的笑。艾米丽一开始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后来发现凡是杰克当监管者的局,艾玛就会不停地往杰克那边看,而且一看到杰克就脸红。艾米丽见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觉得艾玛长大了。

             监管者那边也发现杰克最近不太对劲了。做事的时候经常心不在焉。特别是当他们看见杰克参加完游戏后,脸上竟带着灿烂的笑容。里奥他们不明白杰克这是怎么了,但瓦尔莱塔和美智子知道,他这是恋爱了。

             两人一直保持着双向暗恋的状态。直到一天晚上……

             这天艾玛同往常一样走入书房取下那本诗集。但这一次打开书,里面却多了一张纸条。纸条上那略微有些倾斜的字一看就知道是杰克的——“831143”艾玛看后笑了笑。这时候杰克走进书房,看见艾玛手里正拿着那张纸条,不免有些紧张。艾玛见杰克过来了,便拿着纸条问道:“这张纸条是给谁的?”“给你的。”“既然是给我的,想知道我对上面的话的回答吗?”“还请你告诉我你的答案。”艾玛看着满脸期待的杰克,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走到窗边,看着窗外说:“杰克先生,你先过来和我一起看月亮。”杰克有些奇怪,但还是走过去,问道:“月亮怎么了吗?”艾玛依旧看着窗外,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说:“今夜的月色真美。”杰克听后,眼睛瞬间被点亮,笑着说:“美不过我喜欢的人。”说完,杰克牵上艾玛的手。

            夜色静好,他们,也很好。

#“831143”:831  八个字母,三个单词,一句话。143 : I  LOVE  YOU.
#“今晚的月色真美。”:这是夏目漱石的一句名言,含义是:因为有你在,月色格外美。是英文“I  LOVE YOU”的翻译。
        

【第五人格】深渊的呼唤(二)

第二章来了!本章依旧是出发前的准备。里奥和弗雷迪针锋相对,艾米丽两句结束战争,并在线说教里奥。

      “报告大副,淡水是和食物一起放在仓库吗?”“是的。”杰克回应后,抬头看见一个水手搬运的东西时,赶紧叫住他:“那位先生,请你先等一下。”被叫住的水手有些懵:“怎么了大副?”杰克走过来,指着她手中的货物说:“你这箱是弹药,应该放在下面弹药室,而不是仓库。”“啊,这样啊,我以为都是放在一起的。”杰克笑了笑:“你是新来的吧。”“是的大副,我还有很多地方没有怎么搞懂。”那个水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杰克听后,鼓励他说道:“没事,了解一段时间就好了。好了,去忙吧。”“是,大副!”那个水手应后,开心地走了。

         “杰克先生还真是温柔呢,真看不出来他会对海盗的旅行感兴趣。”“你不知道,杰克先生和里奥船长是老交情了。前段时间的那个大副不是辞职了嘛,里奥船长便向杰克先生提出请求,杰克先生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杰克先生可真是一个重情义的好人。”两个水手谈论着走远了。杰克自然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但对此只是一个冷笑。温柔和重情义不过是他的面具,他可不在乎那些所谓的情谊。要不是听说这次的目的地是那个传说中的深渊,他才不会答应里奥的请求。他从来不会做任何人的手下,特别是他那个所谓的朋友里奥。

            里奥刚走进船舱内,便看见了无所事事,正悠闲地靠着船站在那的弗雷德。他生气的质问道:“弗雷迪!你为什么不去帮忙?”弗雷迪抬眼看了一下里奥,自然的地说道:“船长先生,我想,这应该不是我所负责的范围吧。我负责的应该只有提供航行路线而已。”弗雷迪加重了“而已”两个字发音,以此来告诉里奥自己是不会帮忙的。弗雷迪本身就看不起里奥。他觉得一个下等人,凭什么过得比他好!本来两人没有任何交集,但就因为里奥这次航行需要一张关于深渊的地图,而弗雷迪正好有那张地图,同时也需要一艘船进行航行。两个人就在这奇怪的巧合下,成为了合作关系。“难道你不是这艘船上船员?在出海航行前搬运物资,难道不是每个团员都应该做的事情?”“很抱歉,我对这种又累又没有意义的事从来都没有兴趣。而且,我不会管不在我所负责的范围内的事情。”两个人针锋相对,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

           “弗雷迪,如果你还是这船上的一员,那你最好给我去帮忙。除非,你跟我说你不需要这船上的哪怕一丁点的物质!”弗雷迪听见有人敢这么说他,准备回敬回去。但看见说他的人是艾米丽,便将嘴里的话给咽了回去,极不情愿的去帮忙了。艾米丽是这艘船上的医生,气场十分强大。这艘船上的人,哪怕是里奥在内,在她面前也无法维持硬汉的形象。“艾米丽,谢谢你。”里奥感激的说道。艾美丽看着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船长不是我说你,你就不应该对那种人温柔!对付这种人,就应该不留情面的把他给说一顿。你吧,还是……”“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放过我的耳朵吧,艾米丽小姐。”里奥求饶道。每次艾米丽对他不满意的时候,就会开始长篇大论。这招对里奥而言,比同时和两艘船上的人大仗还难招架。

              艾米丽看了一下里奥,也不再说话,转身离开。里奥先生哪都好,就是对人太友好了。毕竟身为一个海盗,对人这么友好肯定是要吃亏的。虽说她对里奥的好感度还是比较高的。但是身为他的船员,艾米丽真的还是不喜欢里奥的性格。以前她不明白,为什么像里奥她这种性格的人会做一名海盗?但她现在明白了,里奥选择做一名海盗的原因——里奥是为了帮助那些受到别的海盗掠夺的船只,才会选择当一名好的海盗来行善。想到这,艾米丽不禁叹了口气。这个年代,做一名好海盗实在是太艰难了。希望这次的航海之行,能把里奥的生活转向上坡路。

【第五人格】深渊的呼唤(一)

#根据海盗和相关的衣服写的。
#首次写这种文体,写得不好的话还请见谅。
#文章全部是作者的脑洞产物,跟克苏鲁神话无关。
#话不多说,开更!
      传说,在太平洋的深处,藏着无数人所渴求的财宝。其中,最令人为之向往和痴迷的,是那传说中可以起死回生、容颜永驻的海螺。曾有许多人前去探寻,想要将宝藏据为己有。但最终多没有再回来,永远沉睡在大西洋中。直到现在,宝藏都还静静地躺在那,等待着它真正的主人的到来。

       这天风和日丽,水手们正在往船上搬运物资。艾玛坐在船的外围检查修补着船体,特蕾西正在发动室内检查发动机的运行是否正常。还有六个小时就要出海了,大家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但即使这样,也有人在偷懒。弗雷迪手握地图,靠着船站在那无所事事。仿佛别人正在忙碌的事情与他无关。克利切正站在一个箱子上,得意洋洋的跟几个新来的水手说着自己的事。

        “我跟你们说,我以前可是去过那所谓的深渊的。”克利切说道。“你骗鬼呢!你要是去过那,你现在怎么可能去现在这。”一个水手对他的话嗤之以鼻。克利切听后更得意地说:“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你想想,如果我没有去过那里,没有关于那里的消息的话,我怎么可能会获得‘远望者’这个称号。”几个水手听后思索了一下,都觉得有道理。一个水手便询问道:“跟我们讲讲关于你那次的航海之行吗?”“当然可以。”克利切答应后,声情并茂的讲着:“准备出发的那天和今天一样风和日丽。本来一直都很顺利,但就在航行后的一天,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讲到这,克利切顿了一下。大家急了,喊道:“别停啊!接着讲啊!”“别急,这就讲。那可怕的一天,我永远都不会忘。那天……”“克利切!你又在忽悠新来的水手了!既然这么闲的话就给我帮忙去!”里奥见克利切又在忽悠人,便过去将他给拎了起来。“啊啊,船长你轻点!对不起,我这就去帮忙。”几个水手见状道了声船长好变一哄而散。“原来是骗人的哦。”“我就说他怎么可能去过深渊。”

         克利切不情愿的搬运着物资,小声地嘟囔着:“船长每次都坏我好事,我建立高大形象我容易吗?……”“克利切,你怎么不高兴?是不是又被船长抓到你在跟新来的水手侃大山啊?!”克利切抬头,看见艾玛正对着他笑,便和她抱怨道:“可不是嘛,艾玛小姐。每次船长都会在我讲到关键地方的时候戳穿我,把我好不容易建议的高大形象给毁了……”克利切越说越激动,声音也不由得放大了些。“克利切,你对我有不满的话可以直接跟我说,不必跟别人抱怨。”克利切被吓得浑身一抖,机械般地回过头,看见里奥正笑里藏刀的看着自己。克利切赶紧摆摆手说:“没有,绝对没有,我怎么可能会对船长有不满呢?!我去帮忙了,船长再见!”说完,克利切一溜烟地跑了。

          艾玛忍不住笑出了声。果然,每次克利切只要一见到船长就会自动认怂。笑完,她转身跟船长汇报并询问道:“报告船长,船体检修完毕,已无任何异常。但是船长,你真的不打算把船体的部分地方,改成用海藻和珊瑚建造的吗?”“不必了,就这样已经很好了。”里奥赶紧回绝。艾玛这丫头,造船的技术是很不错,但总是有些奇怪的想法。用海藻和珊瑚造船,他想,但凡是正常的船长都不会冒险去尝试的。

           艾玛见船长依旧不同意,便不再多说什么。道了“船长再见”后,双手搭在船边看海。她知道,船长还是接受不了她这么前卫的想法。想到这,艾玛不由得叹了口气。不过很快,她就将注意力移到了海面上。微风吹过,海面上泛起了层层波澜,将她的不开心也一并抹去。“还有一会,就要出发前往那神秘的深渊了呢。”艾玛自言自语道。虽早就对深渊的珍宝向往已久,并为之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到了真正出发的时候怎么说都很激动呢。不知道这一路上会发生什么样的事,还真是期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