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丁味的薯片

第五美食之光棍节的狗粮

#最近事情太多,所以文被耽搁了,对不起。

#本篇有冷门CP登场,不喜勿喷

#本篇为艾米丽视角,跟着艾米丽一起享受这份迟来的狗粮吧。

(ps:本篇有些沙雕,食用时请注意。)

      “唉!”艾米丽叹了口气,有些心烦。本来想利用游戏来打发今天一整天的时间,结果庄园主突然手一挥,给放了一天假。情侣们是开心了,可艾米丽却难受的要命。作为庄园资深单身狗,艾米丽现在的心情可想而知。好在一大早杰克就向庄园主借了门禁卡,带着艾玛出去了。不然,艾米丽估计今天就会被他们俩的狗粮给撑到爆。她不明白为什么就连光棍节也被情侣们过成情人节?!这世上还有没有给单身狗过的节日了?!越这样想越郁闷,于是艾米丽决定出门在庄园里转转,找别的单身人士一起聚一聚。结果这一举动,导致了她悲惨一天的开始。

        刚出门,艾米丽就被一颗巨型闪光弹给照的眼睛疼。艾米丽顿时就后悔为什不拿副墨镜再出门。“克利切,愿意跟我一起去月亮河公园吗?”说着瑟维变出一束玫瑰花递给克利切。克利切看都没看扭过头,生气地说:“克利切才不去呢!昨晚的账还没有跟你算完,你现在别想来讨好克利切!”“昨晚的账?”艾米丽边说边想起了昨晚的事,不禁觉得一口老血涌上喉咙——昨天晚上,艾米丽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被隔壁的声音给吵醒了。艾米丽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有些奇怪。随后,她听见一阵子不可描述的声音穿了过来。艾米丽先是一愣,然后想起来隔壁住的是克里切。一瞬间她觉得满头落满了黑线。

        想到这,艾米丽只觉得头痛。光棍节前夜就给她送来这么大一包狗粮,除了一句“谢谢你”她也想不到别的词了。忽然,艾米丽看见瑟维凑在克利切耳边说了些什么。克利切听后明显对他话里的内容很感兴趣,但他嘴上还是不肯让步:“先说好,克利切还没有原谅你,只是想跟你去看看那所谓的‘惊喜’。”“是,我知道。所以现在,跟我走吧。”说完瑟维拉着克利切的手,高兴地向前走。不过两个人似乎全程都没有注意到艾米丽的存在。“果然,恋爱中的人说话做事经常旁若无人。” 艾米丽感慨道。

       “话说,薇拉现在应该还在房间吧。我去找她好了。”艾米丽说完便向薇拉的房间走去。毕竟这种时候,只有同样是单身的朋友才能互相理解对方。可还没等艾米丽走到薇拉的房间,就远远看见薇拉提着一个蛋糕站在凯文的房间前面。在三生清澈敲门声后,凯文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原来是薇拉小姐。下午好啊,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薇拉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将手中的蛋糕递到凯文面前。“这是?”“道谢的礼物。那个……谢谢你在上次的游戏里救了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薇拉的脸已经红的要滴出血了。“没什么,举手之劳罢了。毕竟,我可不会置美丽的小姐于危险之中。”凯文边说边接过蛋糕,然后向薇拉伸出手,发出邀请:“那么这位美丽的小姐,愿意和我一起喝一杯茶吗?”薇拉听后,慌忙摆手拒绝道:“不,不用了,你别想多,我就是来道个谢的,我对你没有感觉。”说完,薇拉掉头就跑。凯文看她离去的样子,笑了笑,转身回到房间。

         因为薇拉是低头跑的,所以一下子和艾米丽撞了个满怀。“抱歉,艾米丽。额……你刚才是不是全都看见了?”“是的。”一瞬间,气氛尴尬到了极点。“我……他……那个,你别误会,我和凯文只是朋友。”薇拉慌乱地解释着。但是却给艾米丽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嗯 是,我明白的。我先走了,再见。”艾米丽干笑着说完,转身头也不回地就走了。就这生米快要煮成熟饭的进度,她就是想不信也难啊。说好一起单身的,为什么你却现找了男朋友?!

       “哎呀,差点给忘了!瓦尔莱塔昨天向我借一些纱布的。我现在要赶快送过去才行。”艾米丽一拍脑袋,立刻转身跑回房间,取了些纱布,快步向监管者宿舍走去。

          路过餐厅的时候,艾米丽看见库特正和玛格丽莎坐在那喝下午茶。“库特,再给我讲一个你的冒险故事吧。”玛格丽莎请求道。库特能够自由自在地去这么多地方冒险,这一点她很是羡慕呢。“那我就讲一下我的西伯利亚经理的事情吧!那年我到西伯利亚的时候,已经入冬了。当时西伯利亚用‘极寒之地’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抱歉,我先喝口水。”库特看着玛格丽莎专注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地暂停了现在的话题,端起桌上的咖啡杯朝嘴里灌了一口咖啡。有一滴咖啡挂在了他的嘴角处。玛格丽莎见了抽出一张纸边擦边说:“别动,你嘴角沾上咖啡了,我帮你把它擦干净。”“啊?谢,谢谢。”库特的脸有些红了。玛格丽莎见他脸红了,才发现自己靠的有些太近了。她的脸也一下子红了,快速擦完后便立刻做了回去,低着头不说话。艾米丽这时候很兴庆自己这次有戴着墨镜,不然眼睛又要为闪瞎一次了。

       “瓦尔莱塔,你在吗?我来给你送纱布了。”艾米丽边敲门边问。但她没想到瓦尔莱塔的门并没有上锁,经她这么一敲门顺势被推开来了。艾米丽看着屋内的两人,屋内的两人也看着艾米丽。“嗨,艾米丽,你也来找瓦尔莱塔啊?”特蕾西率先开口,打破了僵局。“是啊,昨天瓦尔莱塔向我借一些纱布,我现在给她送过来了。话说,你们今天不打算出去转转吗?”“出去做什么,我就是来给瓦尔莱塔检查义肢的。”“可真是你这个月以来,第五次给瓦尔莱塔检查义肢了。”“啊?是吗?哈哈……”特蕾西傻笑着,掩饰自己的心虚。艾米丽没再说话,将几卷纱布放在桌上,转身边走边说:“东西我放那了。你们好好约会,我就不打扰了。再见!”说完,艾米丽关上了门。

          站在走廊上,艾米丽觉得她现在很崩溃。她发誓,以后的光棍节一定要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整天,无论什么事都不会踏出房门哪怕一步!


第五美食之恐怖寻宝记(下)

#考试缘故,所以拖更了,还请大家原谅。

#本篇略有些沙雕,还请大家不要介意。

#好了,下面开更。

      “啊!!!”克利切吓得惊声尖叫,更加慌乱地扯着网。但这样不但没有把网从身上扯下,反而让网在身上越缠越紧。“哈哈哈哈哈哈……”一阵熟悉的笑声从他们身后传来。两人回头,看见身着小红帽的特蕾西正站在他们身后,捂着肚子大笑。“哈哈……没想到克利切你和我一样胆小。哎呦,眼泪都笑出来了。”特蕾西边说边抹了抹眼角。克利切气愤的说:“原来是你搞得鬼!还有,克利切根本就不怕。”“可是你刚才还叫得那么大声呢。”“克利切那是想把鬼给吓住。这种程度,克利切才不会怕呢。”“嗯,是,你是吓住鬼。”特蕾西边忍住笑边回应道。她还是头一次听说有人用尖叫地方式来吓住鬼的。克利切见她还在笑,便生气地扭过头,接着扯网。

      “这么粘的网……这张网,是瓦尔莱塔织的吧?”瑟维拉扯着网,询问道。“答对了!这是瓦尔莱塔用蛛丝织的网,粘性当然强啦。”特蕾西边说边过来帮他们把网扯了下来。“跟你们说一下吧。第一次是的笑声是瓦尔莱塔的,这个你们刚才已经猜到了。第二声笑声是我的。从你们面前闪过的黑影是我,而那支箭是我的傀儡射的。”“哎?!你不是羸弱吗?”“我现在可是小红帽,那还有羸弱一说。”特蕾西得意地说道。她将网收好后,道别道:“好了,我先走了。我现在要把取得的效果跟瓦尔莱塔讲一遍。”话音未落,特蕾西便如同一个黑影一般消失在他们面前。

      “对哦,我们的衣服已经变为真实的了。那现在,克利切岂不是也可以像真正的怪盗一样飞檐走壁了。”克利切这么想着就准备试试。但刚要起身时,却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无奈之下,只能有些羞耻的向瑟维求助道:“那个,瑟维。你……能拉克利切一下吗?克利切腿软……站不起来了……”瑟维听后笑了笑,抓住克利切递过来的手说:“你只有这个时候会叫我的名字。你怎么腿软了?是刚才被吓得吗?”“才不是,克利切是因为紧张过度,突然放松下来才导致腿软的。克利切才不会被这种小儿科的事给吓着呢。”“是,是,你的胆子最大了。”

        在教堂旁的墓碑区里,玛尔塔和奈布正仔细地找寻宝箱。“找到了。”玛尔塔开心地说。奈布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见一个南瓜形状的箱子。“还是玛尔塔细心。如果是自己的话,估计就会被当成普通的南瓜灯给忽略了。”奈布在心里说道。玛尔塔伸出手准备打开箱子,却听到身后有个声音穿了过来:“这位小姐,你现在还不能打开这个箱子。”还未等两人回头,声音的主人就已经落到他们面前——是杰克。见他们还有些懵,杰克勾起嘴角,用柔和的声音又说了一遍:“你们现在,还不可以打开这个箱子。”

      “凭什么?!这是我们找到的。”奈布有些不服气地问道。“因为这是我给艾玛留的。”说到艾玛的时候,杰克脸上是溢于言表的喜爱。“哎,伪绅士,这时候不准有私心。而且,你都没有参与游戏,所以不能支配箱子的。”“那好吧。要不这样吧,我跟你们做个交易。”“什么交易?”“我把箱子给你们,你们给我吸两口血吧。”还未等奈布他们开口,杰克就向他们扑了过去。突然,杰克感觉从手上传来灼烧般的疼痛。一低头,看见奈布手上拿着一个银制的烛台,并用它挡住了杰克的手。“唔!”杰克闷哼一声,吃痛地捂住手。奈布见状得意地说:“果然我的直觉是正确的。我猜到你不会参加游戏,所以就拿了一个烛台带在身上。”杰克吃这一亏便打消了吸血的念头,掉头留下一句:“算了,我写走了,再见。”便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杰克:我这只是战略性撤退。)

        变成幽灵的库特在教堂外到处游荡。一路上他都非常顺利,没有遇到一个人来吓唬他。他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无意中,他在长椅旁看见一个箱子,便兴冲冲地跑过去,却在开箱子的那一刻发现自己的手穿过去 了。他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箱子,这才想起来自己是有形无质的。“怪不得这一路上没有人吓我,原来是都知道我没法打开宝箱。”库特现在只觉得崩溃。他觉得,庄园主肯定是在整他。(庄园主:你自己扮成幽灵的,关我什么事?!)

         美智子和海伦娜这边也是一路畅通无阻。海伦娜有些奇怪,问道:“小蝶,为什么没有人过来吓唬我们?”“因为妾身用法术在我们周围做了一个屏障,可以把一切人或物都当在外面。”“好厉害!对了,我现在是真正的座敷童子了,那我是不是可以小蝶带来幸福了?!”看着海伦娜期待的样子,美智子笑着抱着海伦娜说:“不必了,海伦娜酱。因为遇到你,就已经是我最大的幸福了。”

          一直躲在角落、没有办法下手的菲欧娜只觉得心塞。人没吓到不说,还被塞了一嘴狗粮。她不明白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来吓她们,这分明是在找罪受。

         “当——”一声钟声传遍整个红教堂,随后大家就被传送回庄园内。大部分人都满载而归,也有不少人空手而返。虽然活动结束了,但是大家体内的光球的能量还没有消失。所以有些人憋屈了一个晚上。杰克怕忍不住吸血不敢到艾玛附近,早早地躲进房间不出来。库特无论怎样都躺不到床上,无奈之下只能在地板上过了一夜,不过除去这些,这个万圣节还是很不错的。


第五美食之恐怖寻宝记(上)

#本篇为《万圣派对》的后续,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发的似乎有些晚了,还请大家不要介意。

#喜欢的话,记得把小红心和小蓝手给点亮哦。

      “咦?桌子上什么时候多了一封信?”特蕾西指着桌上不知何时出现的信封,有些奇怪的问。大家闻声都围了过来,好奇地看向特蕾西手中的信封。

        就在信封被打开的一瞬间,一颗光球从信封里窜出,停在半空中。然后分成数个小的光球飞如大家体内。大家都被这突然发生的事情下了一跳。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唉?!我的猫爪怎么变成真的了?!而且尾巴和耳朵也是!”大家的目光瞬间都移到艾玛身上。只见惊讶地摆弄着爪子,耳朵和尾巴也一摇一摆的。“啊,扫帚自己动起来了!”艾米丽被扫帚带着在餐厅乱飞,好几次都险些撞到人。等到停下来的时候,艾米丽已经被吓得满身冷汗。艾米丽坐在扫帚上,气喘吁吁地问:“这到底……呼……是怎么回事?”“应该就是刚才的光球搞得鬼。等一下,里面还有封信。”特蕾西边说边把里面的信纸取出念道:

        “亲爱的给位:

                      在这个万圣之夜,我在红教堂举行了一个活动。规则如下:

1.参与者在地图内寻找带有糖果的箱子,箱子里的糖果数量不等,被找到就归找到者所有。限时五分钟。如果在这时间内没有找到,就只能空手而归。

2.未参与者在地图里扮作鬼怪干扰寻宝者。

(PS:信里的光球可以将你们身上的服饰变为真实的一夜。也就是说扮作幽灵的,现在就真的是幽灵了。因为只有一夜时间,所以好好享受吧。

                                                                庄园主”

       “庄园主的脑洞还真是越来越大了。不过这种事,至少也得先跟我们说一声啊。”裘克不满地说道。“不过听起来还挺有意思的。我要参加。”威廉积极地报完名后,有意向裘克看了一眼。裘克似乎注意到了威廉的目光,但并没有往威廉那边看,直接开口说道:“我还是对吓人感兴趣一些,就不参加了。”威廉听后耸了耸肩。他也猜到了裘克会这么说,所以并没有包太多期望。

       “我也要参加。杰克你和我一起吧。”杰克看着一脸期待的艾玛,却很直接的拒绝了:“抱歉,我不是很想参加。”“啊?那算了,我找艾米丽一起参加吧。”说完,艾玛一下子扑到了艾米丽身上。杰克看着艾玛,只感到无奈。他很想陪着艾玛,不过现在自己身为吸血鬼,只能躲着她。“小蝶,你要参加吗?”“海伦娜酱要参加吗?”“嗯,是的。”“那妾身就陪海伦娜酱一起参加。”“小特,你呢?”“我比较想吓人。瓦尔莱塔一起吗?”“当然。”

         最终,求生者里女生参与五人,男生参与五人。弗雷迪和凯文对此不感兴趣,玛格丽莎想试一下八音盒里新的音乐,菲娜则觉得吓人的话,可以更好地研究法术。监管者里除了美智子外都没有参与。

          眨眼的功夫,众人来到了红教堂。除了参与的人,其他人都已经起来了。“没想到庄园主竟然把红教堂装饰了一遍。不过这氛围还真是不错。”艾玛大量这周围,称赞道。随后,纵身跳上危墙。“唉?!艾玛,你小心点。”艾米丽边说边骑着扫帚跟上去。克里切见状,也想跟上去,但被瑟维抓住手。“老神棍,你干什么?!”“我刚才看见教堂里有一个箱子,你想不想跟我一起去看看?“可是……”“不要可是了,走吧。”说完,拽着克利切向教堂走去。(瑟维:哼,你眼里只能有我。)玛尔塔和奈布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示意了对方一下。同时扔出绳索,荡到别处。

          艾玛和艾米丽在小木屋里仔细搜索着。突然,一阵诡异的音乐在周围响起。艾玛吓得呆在原地动都不敢动,尾巴也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动都不动。艾米丽也屏住呼吸,小心地观察着。就在这时,艾玛注意到窗外有一个红色的身影——是玛格丽莎。此时的玛格丽莎身着一袭血红色的芭蕾舞服,头上戴着一个由藤条和蔷薇制成的花冠,腿被缠绕在上面的荆棘刺的鲜血淋漓。她趴在那,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玛格丽莎,你在找什么呢?”艾玛走过去好奇地问到。玛格丽莎听见声音,向艾玛看去。就在艾玛看清马丽莎脸的那一刻,她吓得头发和尾巴都立了起来——本该是眼睛的地方空洞,两行血泪从里面流出,流过整个面庞。“是艾玛啊。那个,你有没有看到我的眼睛掉哪去了?”“妈呀!!!”艾玛大叫一声,掉头直接从窗户跳进屋里,拉着艾米丽飞也似跑了。

          玛格丽莎看着两人离开,满意的笑了笑。虽然和计划的不太一样,但是效果还是很不错的。她接着趴的地上,摸索着找到眼球,将它们安回眼眶。她边安边心烦地说:“变成木偶就这点不好,眼球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掉出去。”

          克利切和瑟维在教堂里谨慎的搜索,生怕一个不小心就错过了宝箱。“话说箱子一般不是会在外面吗?为什么你要说箱子会在教堂里面?”“万一庄园主为了这次活动改了箱子的位置呢?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嘛。”瑟维有些心虚地解释道。他才不会承认他是为了和克利切一起才说这种话的。两人话音未落,空荡教堂里就传出来一声尖锐笑声。克里切有些害怕,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瑟维赶紧牵着他,安抚道:“没事,是瓦尔莱塔的声音。不用怕。”“克利切才不怕呢。克利切只是……”还没等他说完,一声更加恐怖的笑声便打断了他的话。“谁,谁在那!快出来,可以切才不怕你呢。”克利切故作平静地说出这番话,但这并不能掩盖他因害怕而颤抖的双腿。

          一个黑影从他们面前一闪而过。两个人心里一惊,立刻进入防备状态。刹那间,一支箭刮过克利切的头发,扎如他身后的墙上。瑟维见情况不妙,拉着克利切准备跑出这里。却被从天而降的一张网给网在其中。克利切在网里感到有些慌了,扯网的手都有颤抖。突然,他听到有个人在他的身后说道:“别着急走啊,留下来~陪我一起玩吧。”


第五美食之万圣派对

  #终于赶上万圣节的末班车了。

  #会有后续的(应该吧……)

  #祝大家万圣节快乐。好看的话记得给小心心。[觉得好看却没给心的话,晚上克利切就会去你家,偷光你家所有的糖。(bushi)]

      令人期待已久的万圣节终于到了!大家纷纷换上了准备许久的衣服。当然,这些服装都出自瓦尔莱塔之手。为了这些衣服,瓦尔莱塔把自己给关在房间里好一段时间。“那些日还真是有些累。”瓦尔莱塔在心里说道。但看大家对衣服都那么满意,她便觉得这段时间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艾米丽穿着女巫的衣服,拿着扫帚,缓缓地走入大厅,身边还跟着打扮成黑猫的艾玛。“艾玛,你怎么想到打扮成黑猫了?”“因为艾米丽是女巫啊!女巫身边,不是都有一只陪伴着她的黑猫吗?!”艾玛开心地笑着,边说边转了个圈。“你想得还挺周到。不过一开始,我还以为你会和杰克穿配套的服装呢。”“哎,别提了。杰克一直没有告诉我他要扮成谁,还让瓦尔莱塔帮他保密。所以我别扮成黑猫了。”

         话音未落,一阵风刮过,让两人顿时打了个寒颤。已化身为吸血鬼的杰克走到二人面前,行了个礼,礼貌的问候:“晚上好,两位美丽的小姐。请问,我可以加入你们的谈话吗?”艾玛和艾米丽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连连点头答应。“杰克,这就是你不告诉我你准备的是什么服装的理由吗?”“因为我想给你一个惊喜。怎么样,还满意吗?!”“还不错,原谅你啦。”“那么。”杰克说着,变出一朵玫瑰花递给艾玛,接着询问道:“这位小姐,愿意与我一起共进晚餐吗?”艾玛接过玫瑰,笑着说:“这是我的荣幸,吸血鬼先生。只要你说的晚餐,不是我就可以。”“当然不是。在没有经过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我是不会随意吸人血的。更何况是像你这样可爱的小姐呢?!”“既然这样,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很高兴你能接受我的邀请。那现在,就请你随我一起前往餐厅吧。”艾玛微笑着,将手递给杰克。

        艾米丽看着两人离开,满头的黑线。自己不但被遗忘了,而且还被塞了一嘴的狗粮。艾米丽只觉得心累。边走向餐厅,边感叹这世道不给单身狗活路。

         此时餐厅里人早已到齐,整个餐厅热闹非凡。有换装的也有没换装的。克利切扮作飞天怪盗,如同影子一般穿梭在餐厅中。很快,餐厅里就充斥着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妾身的面具呢?!”“我的水晶球呢?!”“我的遥控器呢?!”“……”克利切站在远处,看着自己引起的骚乱,得意的笑着。突然一副手铐拷在他的手上。克利切吓了一跳,一转头就看见扮作特警的瑟维,边笑边把另一半手铐拷在自己手上。“喂,老神棍,你干什么!快放开克利切!”“偷东西是要受到制裁的,所以我是不会放开你的。”“你是故意的吧,为什么克利切扮成怪盗你就扮成警察啊?!”“因为只有警察能抓住怪盗。而克利切只能被我抓住。”说着,瑟维向克利切凑近了一些,接着说:“作为惩罚,我要把你拘留在我身边,一辈子。”他说话是呼出的气息划过克利切的面庞,克利切的一下子红了。

           “呦吼,我闻到了犯罪的气息。”两人闻声抬头,看见玛尔塔和奈布从天而降,落到他们面前。玛尔塔看着眼前的情景一惊,有些尴尬地说:“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克利切一听这话,一把推开瑟维。一时间双方面面相觑,陷入了沉默。过了好一会瑟维才开口道:“你们这是……”“哦,我们是雌雄双侠,专门制裁罪犯的。不过现在看来,已经不需要我们了。那,”玛尔塔迅速从克利切手里拿过袋子,接着说:“这个袋子里的东西,就由我来替你归还给大家吧。不用谢我,再见。”说完,玛尔塔带着奈布消失在两人面前。“玛尔塔换了服装后,连性格都变了呢。”瑟维在心里说着,转身去安抚炸毛的克利切。

         玛尔塔提着袋子落到餐厅门口,大声呼喊:“大家,我们把东西给你们找回来了!”本来还有些慌乱的各位,闻声都围了过来,拿走属于自己的物品。“玛尔塔、奈布,你们从哪里找会来的?”特蕾西询问道。“哦,从克利切那里拿回来的。”还没等玛尔塔开口,奈布就率先开口,耿直的说出罪魁祸首。“是吗?正好,我房间里还缺一个挂饰,要不就把克利切裹成茧挂在那吧。”瓦尔莱塔冷笑着说。“冷静,瓦尔莱塔。”特蕾西和玛尔塔同时开口劝阻。两人有些尴尬地看着对方,笑了笑。玛尔塔咳嗽了一声,继续说:“我觉得克利切也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啊。毕竟万圣节,就是要有些恶作剧才好玩嘛。”

         大家都没有见过玛尔塔这样说过话,都有些毛骨悚然。威廉忍不住问奈布:“玛尔塔今天是什么刺激了吗?”奈布不在乎地说:“没事,她只是换了件衣服而已。”听到这话威廉顿时满头黑线。还有这种操作?受教了。待大家散去后,玛尔塔跟奈布说道:“奈布,下次还是委婉一点比较好。”“嗯,好”“那走吧,去拿糖果。”奈布看着一下跃到餐桌旁边的玛尔塔,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没办法,自己的媳妇自己宠着。

          身着女仆装的幸运儿现在正站在无人的角落。不过现在的女仆装,可是经过改动了。幸运儿拜托瓦尔莱塔在裙子上点缀几朵蔷薇,并顺便做一个带有蔷薇和恶魔翅膀的头饰,和一副黑色的手套。(瓦尔莱塔:这也算顺便?!)他站在那,见四下无人,便手握一把剑柄被漆成紫色的剑,说着有些中二的话:“主人,愿意和我签订契约吗?签订契约后,我就会保护你一辈子哦。”本以为没有人看见,结果他一抬头,便看见一块写字板在他面前。上面写着“愿意”。班恩站在板子后面,正笑着看着他。被男朋友看见自己中二的样子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很可爱呢。”班恩在板子上写到,“不过你陪我一辈子可以,保护这么危险的事,就有我来做吧。”幸运儿的脸红的更厉害了,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被暖到了。

          化身占星师的瓦尔莱塔正拿着水晶球,给特蕾西占卜她的运势。浑身血迹的裘克,拿着一把同样血迹斑斑的电锯,和扮成骑士的威廉切磋。打扮成巫女的美智子,正给扮成座敷童子唱歌。淘气的范无咎不停地捉弄着谢必安,得手后就发出如孩童一般的笑声。谢必安只是宠溺地看着他,没有一句责怪的话。菲欧娜利用法术做了一个漂浮在空中的南瓜灯。本想叫哈斯塔过来看时却发现正在一旁,把她刚刻好的南瓜灯烤着吃。

           就在打架沉浸在热闹中的时候,夜莺从窗外飞进来,留下一封信在窗边便匆匆离去。不知道心里说的,会是什么样的事情。


学校的清晨、早晨和黄昏。无论什么时候的学校,都带着一层梦幻的色彩呢。

穷途末路(二)

#本篇开始有私设人物

  #老友相见了!不知道遇到是谁呢?!

  #介绍一下私设人物:丽达·卡门,24岁,曾是个玩偶师。热情仗义,知错能改,做事严谨。

      “终于到了。”艾玛看着眼前那所谓的新兵集中营道。“你就是新来的吧。”一个教官从里面走出来问道。“是的。”“姓名、年龄。”“姓名艾玛·伍兹,年龄22。”教官听后看他一眼,然后又看了看手上的资料,像是在核对什么。艾玛不由得紧张起来。不过教官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让她跟自己一起去训练营。艾玛这才松了一口气,觉得教官并没有发现她是顶替的。

        训练营里的人都在在训练,不敢松懈哪怕一点。可他们训练的在认真,现实依旧是那么的残酷——新兵营里的人都是当前线队伍有人阵亡时,才能前往战场的候补人员。因此,教官对他们的态度都很随意。教官把艾玛带到那就走了,留艾玛一个人有些尴尬地站在那。“这态度也太随意了一点吧。”艾玛腹诽道。“你好,你是新来的吧?我叫丽达·卡门。你呢?你叫什么?”突然一个短头发的女生走过来,边伸出手边跟艾玛自我介绍。艾玛握住了对方的手,同样热情地自我介绍道:“我叫艾玛·伍兹。很高兴认识你,还请以后多多指教。”“我也是,还请以后多多指教。”

        丽达带着艾玛进入训练场地。无意中,艾玛看见几个人坐在阴暗的角落里,眼神空洞无助。她拉住了丽达,小声询问:“那些人怎么了?为什么不训练?”丽达顺着艾玛的方向看去,叹了口气,说:“他们啊,都是‘虚无之人’。”“什么意思?”“就是说他们没有上战场的可能。要知道,只有上战场才能在这儿被他人认可。而能上战场的,都是异能强的人。战场上的情况我还不清楚,但是在这,只有异能强的人才会被人敬重,异能弱的人只会被人肆意践踏。”“凭什么?!难道异能墙就一件事高人一等,异能弱就活该被人践踏吗?!”艾玛因为情绪激动而导致音量过大,以致于整个训练场的人都向她看了过来。丽达吓得赶紧捂住她的嘴,紧张地说:“你快别说了。这儿能力强的人占大多数,而且几乎都是这个看法。要是被他们听到这话,你肯定会被针对的。你也不想第一天来就变成被欺负的对象吧?”见艾玛冷静下来,丽达便放下手,拉着艾玛说:“走吧,去训练吧。”

        离开前艾玛又向那些人看了一眼。他们无神的双眼里,看不到一点对生活的希望。想来,应该是已经被欺凌很久了。艾玛叹口气,有些难过地摇了摇头。虽说弱肉强食是生存的法则,但在这样的年代,活下来的都是同伴啊!既然如此,为什么还会有这样那样的歧视?!艾玛不能理解,也不想理解。她很想帮助那些人,却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

         训练结束后,丽达带艾玛前往休息室。路上丽达一个劲夸艾玛的体力好,强度那么高的训练完成了都不觉得累。艾玛只是笑笑,没有说话。她总不能说自己以前参加过一个游戏,和这个强度差不多大吧。“喂,你赶紧给我去!”“这,这种事我怎么可能办得到?”“怎么不可能?你的异能,不就是专门为你做这种事而有的吗?”“我只是幸运不是隐身,而且去教官房间偷补给这种事,我是不会做的。”“你小子是不是又想挨揍了!竟敢违抗我们的命令。”“这种事我是真的无法做……”一阵争吵的声音传来。艾玛朝声音的方向望去,看见几个人正围着一个瘦弱的男孩。等等,那是幸运儿?!艾玛见状,立刻就要冲过去。可丽达却一把拽住了她。“丽达,你干什么?快放开我!”“你最好不要过去。这种事每天都有,你去的话只会引火上身,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你让我看着别人被欺凌而不去帮忙吗?对不起,我做不到!”说完,艾玛甩开丽达的手,冲了过去。

        幸运儿抱着头,蜷缩在那,以抵挡如雨点般落下的拳头。以前他也会反抗,可他打不过他们,反抗只会招来更狠的殴打。渐渐的,他也就放弃了反抗。他来这,为的是能够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可是现在的他不仅没能保护别人,还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让他们打吧。反正自己已经习惯了不是吗?”幸运儿在心里对自己说到。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他身前。幸运儿睁开眼,惊讶的发现声音的主人居然是艾玛。“新来的,别碍事!小心我连你一起揍!”威特边说边举起拳头威胁到。“我只想问问,大家都是后备兵员,你们有什么资格打他?!”“就凭我们都是能上战场的,而这个废材一辈子都上不了战场。”“谁能上战场还不一定,在我看来你们才是永远无法上战场的人。”“你找到吗?!”艾玛还想要说什么,却被幸运儿拦住了。“艾玛,算了。我没什么事,不要连累你了。你能来帮我我已经很感激了,我不想把你也卷进来。”艾玛轻轻推开幸运儿的手,笑着说:“没事的,幸运儿。朋友之间,可没有‘连累’一说哦。而且,我不想放过欺负我朋友的人。”虽然艾玛是笑着说出这番话的,但依旧让幸运儿不寒而栗。

         “少在那虚张声势了。这么想挨打,我就成全你。”那个蛮横男生说着就向艾玛挥出一拳。不过,艾玛很轻易的就躲过了。那个男生连挥几拳,都被艾玛轻松躲过。艾玛还顺势还了他一拳。“怎么可能?!”“你还真是没用,还是让我来吧。”那个男生说完,转身向艾玛甩出一把冰针。令人震惊的是那些冰针竟全部沿着艾玛身体的边飞了过去,扎在了后面的墙上。“唔,看来你的准头还要再练练呢。”艾玛好心的建议道。“这不可能,我重来没有失手过。”那个男生有些不敢想信地看着艾玛说道。只有幸运儿一个人注意到,刚才艾玛改变了拳头和冰针的方向。突然有个人趁艾玛不注意时,从侧面向他飞过去一拳。“当心!”幸运儿冲过去挡下这一拳。“幸运儿,你没事吧?“我没事。”“哎哎,我可没有允许你们聊天。刚才不是很嚣张的吗?继续啊!”刚才的那个男生讥讽道。艾玛和幸运儿背靠背,进入警戒状态。

           突然眼前人全部都停止了动作,像是被人定住了一样。就在他们疑惑的时候,丽达从那群人后面走了过来。“丽达,你不是不愿意管这些事的吗?”“我只是不想看到,像你这种善良的有些傻的人受到伤害。”丽达说完,有些内疚地挠了挠头,接着说:“而且,我还要谢谢你,让我能够相信这里还是有善良的人,让我重新拾起那还一息尚存的正义感。”要是当初自己像艾玛一样出手帮助的话,她……也就不会死了。“谢谢你,丽达。谢谢你能来帮我。”“不用谢。嗯……幸运儿,是吧?其实我并没有做什么,还请你原谅我之前的视而不见。”“不,你能来帮我我,我已经很感激了,又怎么可能会怪你。”说完,幸运儿转过身,微微笑着跟艾玛说:“谢谢你,艾玛。很高兴再次见到你。”艾玛也报以一笑:“我也是。很再次高兴见到你,幸运儿。”


夏日汽水

      “今天可真热呢。”余星择坐在篮球场上说道。也难怪,现在正是下午两点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午后的阳光将篮球场烘烤着,不留余力,地面简直烫的可以煎鸡蛋了。整个篮球场找不到一处阴凉地,余星择无奈之下只能坐在太阳底下,享受着阳光的洗礼。

        余星择看着仍在打篮球的杨寒之,眼神里满是不解。真不明白这么热的天杨寒之怎么还有精力打球,明明自己已经晒蔫了。不过杨寒之打球的样子还真是帅。阳光下,他的身影在球场上矫健地移动,灵活地投入一个个球。每个动作都是那么的流畅,像是打了很久一样。不过最令余星择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以前的体育课杨寒之都不打球,而今天却打球了?

         就算杨寒之的样子再怎么令人痴迷,闷热的午后还是令余星择昏昏欲睡。忽然间,一股清爽的凉意在他脸上蔓延。他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看着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面前的杨寒之有些发懵。“给,你也渴了吧。”杨寒之说着将一瓶冰可乐递给他。见余星择接过可乐,便坐到他旁边大口地灌着水。杨寒之的发梢湿哒哒的,脸上还带着还挂着汗珠。在阳光下,汗水显得晶莹剔透。“唔,这人简直好看的犯规啊!”余星择看着杨寒之在心里说道。不想,杨寒之突然转过头。在视线对上的那一刻,余星择立刻转过脸。但依旧无法已经爬上耳根的绯红。

        “怎么,我有那么好看吗?”杨寒之笑着问。“我,我才没有看你呢。”说话时的底气明显不足。杨寒之摸了摸余星择的头,笑着用柔和的声音说:“在我面前不用觉得不好意思。”余星择听后脸更红了。他可不想在继续这个话题,便立刻转移话题:“话说,杨寒之你之前不打球的吗?怎么今天突然打球了?”“因为有个人想看我打球。”“那个人是谁?”余星择有些不开心地问道。真是的,这货除了他以外,难道还在乎别的人?

          杨寒之看着余星择气鼓鼓的样子,笑了笑说:“那个人就是你啊。真没想到还有人会跟自己吃醋。还是说,你连自己说过的话都忘了?”余星择这才想起,前两回他是说过想看杨寒之打球的样子。想到这,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杨寒之看着他,用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语气说:“你也不想想,除了你。我还在意谁说的话?”余星择听后脸再一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他有些搞不懂,为什么自己在杨寒之面前,就这么容易脸红?!

           刚进入篮球场的孙祥和李叮看到这一幕,都停下了脚步。“你说我们要不要过去?”李叮问道。“等一下,我先拍个照先。”孙祥说完,掏出手机都对着杨寒之他们拍了一张。但是他忘记关声音了。本就坐在篮球场外围的一下就听到这声音,转过头和孙祥他们大眼瞪小眼。“……删掉。”杨寒之说道。“不删,你能把我怎么样?”孙祥作出不怕死的样子说道。“没事,反正我有好多你们的照片。如果你不删的话,我只好发一些在群里了。”杨寒之无所谓的说道。

            迫于“淫威”,孙祥最终还是删掉了照片。但在没人注意的时候,孙祥看着手机笑了笑。杨寒之以为孙祥他只有这一张照片,实际上,他还有1个G关于他们的视频呢。


啊啊,被屏蔽了!不明白哪里有敏感词了。算了,等会还是不行的话,就直接发图片。

穷途末路(一)

#首次写末日题材,希望大家喜欢。
  #本篇主要cp园医。
      一种病毒突然爆发,顿时就让成千上万的人被其感染。感染者会经历一个星期的潜伏期。在此期间感染者的性情会大变,皮肤出现溃烂。潜伏期过去后感染者便会彻底失去理智,移动速度堪比豹子,并且攻击力极强。他们主要以吃人为生。
       剩余的求生者被集中到了欧蒂利斯庇护所。为了抵抗感染者,幸存者们组建了一批“灯火”护卫军。忘了说,就在病毒感染暴发后的几日,部分的人类的基因出现了变异,因此获得特殊的能力。这些人被称为“异能者”,“灯火”护卫军正是由这些人组成的。
       病毒感染爆发后的四个月里的一天,在欧蒂利斯庇护所里,有一家住户突然发生了争吵……
       “我不允许你去!去那里肯定无法活着回来!”艾玛看着艾米丽气愤地喊道。“艾玛,你放心,不会有事的。你看那么多人在军队里不都活的好好的吗?”艾米丽温柔的安抚着艾玛说道。艾玛一听这话,更加愤怒的说:“如果真的没有事的话,为什么三天两头就要招一次新兵?!跟那些非正常的人类战斗,怎么可能会没有事!而且你的能力,肯定会引来灾祸的!”说着,艾玛想起那天有人为了强行取走艾米丽的异能,差点把艾米丽给害死了。每想起这事,艾玛就后怕。如果那天自己没有及时赶到的话,那艾米丽是不是就已经……艾玛晃了晃头,不敢再接着想下去。普通人都尚且如此,那些天天与感染者打交道的护卫军,岂不是会变本加厉?“艾玛,你相信我,不会有事的。我会保护好自己的。”艾米丽看着艾玛,认真地承诺道。换做平时,艾玛肯定就妥协了。毕竟艾玛一向对艾米丽认真的样子没有抵抗力。但这次,艾玛看着艾米丽,极其严肃的说:“艾米丽,别的事情都可以。只有这件事,我不会妥协的。”
       艾米丽没有想到艾玛这次会这么执着。她顿了顿,准备接着说服艾玛。不想,艾玛突然伸出手指指着她。一阵强烈的困意像艾米丽袭来,艾米丽强撑着身子,开口道:“艾玛你……”但话未说完,艾米丽便倒在地上睡着了。艾玛抱起艾米丽将她轻轻放在床上,盖上被子,轻声说:“对不起艾米丽,就让我再任性这最后一次吧。以前都是你保护我,这一次就换我来保护你。”说完艾玛将手放在艾米丽身上,轻声说:“能力转换。”艾玛感受到两股能量在她的体内交换流动。待感觉消失后,艾玛手从艾米丽的身上离开。(ps:有少数人的同时拥有两种异能,艾玛就是这少数人中的其中一个。其余的人只能靠抢夺他人的异能,来获得第二种异能。)“再见了,艾米丽。你要好好的,我会安全回来的。”说完,艾玛不舍的看了一眼艾米丽,在床头留下一张字条,转身离开了。
       等艾米丽醒来后,太阳已经落山了。艾米丽一边撑起身子,一边缓缓叫着:“艾玛……艾玛?!”见无人答应,艾米丽彻底清醒过来,跑出房间寻找艾玛。可这会,艾玛已经走远了。艾米丽有些懊恼地回到房间,责怪自己为什么没有撑住。但实际上,没有人能撑住艾玛的催眠能力。忽然间,艾米丽看见床头有一张纸条,压着纸条的,是一个由黑曜石做成的蝴蝶。这蝴蝶是菲欧娜在和哈斯塔离开前,送给大家的护身符。菲欧娜说她在里面施了护法术,可以帮拥有者抵挡一次致命伤害。艾米丽拿起纸条,看着纸条上熟悉的字迹:“艾米丽,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我已经在路上了。很抱歉我擅自对你使用能力。但这次无论如何,我都必须要阻止你。那个战场太危险了,不是你应该去的地方。不过你放心,我会安全回来的,这点我可以保证。顺便说一下,你的能力我来保管了。作为交换,我的护身符就交给你保管喽。”
       艾米丽这才感觉到体内的能量和之前不一样了,想来肯定是艾玛在她睡着的时候,调换了她们的能力。艾米丽握紧了躺在手心里的蝴蝶,把它放在胸口,感受上面艾玛残留的温度。“傻丫头……”艾米丽感动地说。艾米丽深知那战场的险恶。可她现在能为艾玛做的,只有祈祷。

【杰佣】晴空落下雨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洒满地面,给人们带来阵阵暖意。不过即使这样,杰克仍决定带着伞出门。毕竟这几天的天气总是反复无常,前一秒还是艳阳天,后一秒就变成雨天。带上伞出门,也是多一分保障。
       杰克走在熟悉的街道上,向着已经不知道去过多少回的咖啡厅走去。杰克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养成这个习惯了。但在咖啡厅点一杯饮品,边喝边欣赏着窗外的景色,或是阅读自己带来的书,也未尝不是一件乐事。“哦,下雨了。”杰克感觉到有雨点打在脸上,便撑起伞,加快了步伐走进咖啡厅。他同往常一样,在下雨天点了一杯咖啡。杰克看着窗外的雨,不由得想起了那一天的事。
       那一天下午一开始也是晴天。那天的他同往常一样,和奈布一起来到这家咖啡厅。但不同以往的是,那天奈布一直很沉默,全程连头都没有抬过,像是在思考什么问题。直到直到面前的咖啡已经冷却,他才开口说出一句令杰克难以忘却的话:“杰克,我们分手吧。”杰克端着茶杯的手一下停住了。他放下茶杯,认真的询问道:“是我哪儿做的不好吗?”“不,你很好,你对我,你的一举一动都很好。”奈布立刻否认,顿了顿,说出理由:“但是这样好的你,我配不上。我不想在拖累你了,所以要和你分开。”“但我觉得你很好,从来没有拖累过我。”“可你是个著名作家,而我却是个无名小卒。我和你,离得太远了。”“你不用担心这些,你只要知道,我觉得你很好,就足够了。”奈布再次陷入了沉默,一口一口抿着杯中的咖啡。此时的沉默,给了杰克一个危险的信号。杰克下意识地看向窗外。外面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一时间让他们之间的氛围降到了零点。
       过了一会,奈布喝完了咖啡。他顿了顿,提议道:“要不这样,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我利用这段时间,混的好一些。到时候,再回来找你。”语气不带有一丝请求,似乎并不想给杰克不同意的机会。杰克没有立刻回复。这种约定在情侣之间,就像是定时炸弹,因为很有可能这个一段时间就变成了永远。但杰克相信奈布是会回来的。他稍作停顿,便回应道:“可以,我会等着你的。”奈布听后满意地笑了笑,起身跟杰克道别:“再见杰克,一段时间后见。”“再见。”杰克看着奈布离去,没有多言。他本以为自己肯定舍不得奈布走,但没想到最终自己对奈布的放心大于不舍。也对,自己信任奈布,不是吗?或许,对奈布来说,这样是最好的结果。
       “先生,你的咖啡。”服务员的声音把杰克从回忆中拉了回来。他笑了笑,道谢道:“谢谢。”窗外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路面上的积水被风刮过,泛起了阵阵涟漪。和那天一样呢。那天奈布离开的时候,雨也是正好停了。奈布离开时不小心踩到了一个洼坑,溅起了些许的泥水,打湿了裤脚。杰克抿一口咖啡,一股咖啡特有的苦涩和牛奶的香甜瞬间占据了他的味蕾。他还是不太喜欢咖啡的味道,不过只要一喝咖啡,他就会觉得奈布还在他的身边。已经两年了,不知道奈布现在怎么样了?这么想着,杰克翻开了面前的书。这本书是今天上午杰克路过书店的时候买的。听说是一本畅销小说集,仅仅两天店里就卖出了二百本。这是一本冒险破迷类的小说,书名叫《来自庄园的邀请函》杰克对这类的书不是很感兴趣,但是在看到作者的名字时,便立刻把它买了下来。“看来,奈布过得很好。”杰克看着书,满足地笑了笑。
       杰克见外面天色转晴,便离开了咖啡厅。但没想到,在这阳光中还有雨丝飘落。杰克很喜欢这样的天气,不由得在街上散起步。这样的好天气给了杰克一个错觉,让他觉得过两日奈布就会回来。杰克期待着,等待着那天的到来。
        封面上烫金色的字体有些反光,很容易吸引别人的注意。在标明作者的地方,赫然写着:奈布·萨贝达。